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vibraslim-online.com/,阿森纳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曾经任职于阿森纳足球俱乐部副主席、英足总副主席、欧洲G14联盟主席。目前就职于红与白控股集团主席。

职位:前阿森纳足球俱乐部副主席;前英足总副主席,前欧洲G14联盟主席。

这个年代,大卫.戴恩是足球界里面最厉害的腕子之一。阿森纳前主席戴恩曾经建造了英超标志性的阿森纳,操纵着G14的运行,并且在1996年雇佣了一个鲜为人知的法国人-阿尔塞纳.温格。

1996年,正处于事业最低谷的温格只能在日本联赛混饭吃,而当时已进入阿森纳俱乐部核心领导层的大卫·戴恩力排众议,从日本J联赛引入温格。他给阿森纳带来了随后成就枪手伟业的一代名帅,更开创了英超俱乐部聘请外籍主教练的先河。自此,阿森纳迎来了历史上最辉煌的时代,由一支“懵蛋阿森纳”变成了华丽流畅的青年枪手,成为技术足球、攻势足球的代名词。温格和戴恩,一个主管赛事,一个主管经济,两人齐心协力为阿森纳创造了盛世。

2007年4月17日,阿森纳俱乐部宣布副主席,大卫.戴恩已经离开阿森纳足球俱乐部,他在阿森纳的董事职务立即终止。

自从戴恩1983年成为阿森纳的股东以来,阿森纳的球员几乎没有一人不是和他保持着亲密关系,他们中的很多人甚至会将自己的一部分钱交给戴恩这个糖果商人打理,而后者也为球员们谋取了不少利益。双方一直保持的积极关系,在戴恩离开之后,一切不复存在了。

阿森纳主席彼得.希尔伍德说:“代表阿森纳董事会,我要对大卫.戴恩多年以来忠诚的服务表示感谢。我们非常遗憾的是,戴恩先生和董事会其他成员的的分歧无法调和,双方不得不就此分手。”

在戴恩任职的时候,阿森纳赢得了3个联赛冠军,4个足总杯冠军并且还闯入了欧冠决赛。2006年8月,他因为收购问题跟俱乐部闹翻,离开了阿森纳。亨利在陈述离队理由时曾把德恩离开阿森纳列为第一条。

2006年10月4日,欧洲豪门俱乐部组织G14在其官方网上发表声明,阿森纳副主席大卫-戴恩当选为联盟新一任主席,任期为一年。

“作为G14的新主席,我希望能够成为联盟与欧足联及国际足联之间的桥梁。”戴恩在接受G14官方网站采访时表示,“希望能够为联盟带来和谐且有建设性的变革。有些问题,诸如国脚征调,保险及赛程等依旧令许多职业足球俱乐部大为不满,并不仅是G14成员期待着能解决这些问题。我相信只要我们协力工作,这些问题是可以得到解决的。希望我们能在未来9个月内做到这一点。”

戴恩虽然离开阿森纳,G14虽然解散,但他没有就此从足球界消失。【世界足球】记者拉德内奇在阿森纳、英超外资涌入、俱乐部跟国家队、英格兰足球和其他一些话题上与戴恩进行了交流。

–坦白说,是这样的。足球一直都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我从8岁开始就成为球迷,之后,我又与阿森纳有着25年的渊源。我会代表阿森纳出席英超的会议,也会代表英超参加英足总的会议。我跟欧足联,FIFA和G14也都有某种程度上的工作关系。

我现在是红与白控股集团的主席,这也是我把我在阿森纳的股份卖给的公司。现在,他们拥有着24.2%的股份,是阿森纳的最大股东。我现在仍然会去几乎每场阿森纳比赛的现场,我也会在学校和大论坛中参与演讲。从这方面来说,我的生活并没有变化。我也会在其他地方观看很多比赛,比如说前几个月,我在加纳呆了两周,观看了非洲杯的比赛。那是次非常愉快的经历。

–在一个专属包厢里,那是一个非常舒服的环境,但是我的日常行程就跟以前不同了。我以前是第一个到达并且最后一个离开,现在不同了。但是我一直以来都支持着阿森纳,我还会继续着。

–怎么说呢,这些工作都是一起的,但我的确很怀念那日复一日的参与。可是生活还要继续。对于其他豪门的邀请,我感到非常荣幸,但我不会再参与另外一家俱乐部的工作。

–是的,就是这样。我离开之后的6个月经常有董事会的人向我求助和咨询,我都会尽我所能帮助他们。

–是的。但是我经常跟温格碰面,他是我的好朋友,这还要追述到很久以前了。我现在还经常和他交谈,但愿我们的友谊永远也不会被动摇,因为他是我的邻居。我们有种非常特殊的关系,这是11年合作的辉煌的沉淀物。

他是个奇迹的创造者,他给球队带来了全新的元素。很多俱乐部的球员都会有酗酒的‘文化’。温格改善了球员们的饮食习惯和训练习惯。被他调教过的球员都变得更健康、更硬朗,当然在技术上也会更加老练。阿森纳的比赛的节奏越来越快了。引用温格自己的话,这是“爆炸性的速度”。他喜欢看球员以快速的节奏冲击防守。我和温格永远有聊不完的话题,他是个非凡的人。

–在他与我合作的11年里–(当然,当年是我把他带过来的)–我们的净支出不超过6000万美元。这是某些俱乐部花在一个球员身上的钱,这是个超凡的记录。他在花钱建造了新的球场的同时还能每年都带领球队闯入欧冠,这也达到了一种超凡的平衡。

非常奇怪的是,球迷们普遍认为如果阿森纳的运营和成绩都不理想,你才更有可能会回归俱乐部。这会让你进退两难吗?

–作为一个支持阿森纳超过50多年的球迷,我只会想要阿森纳获取胜利。我只会做有利于阿森纳的事情。50年代年还是个孩子的我就已经开始支持阿森纳,阿森纳是我生命的很大一部分,这永远也不会改变。

很多球迷相信你跟其他董事会成员会存在分歧的原因是因为你想让温布利成为阿森纳的主场,是这样的吗?

–最开始的情况是因为我们必须搬出海布里,因为我们只有3万8个座位,这无法和曼联进行比较。虽然海布里的历史感和归属感很强烈,但我们一直以来都认为需要搬到一个新球场。在决定搬迁的同时,我非常坚定地认为新球场建设所需要的资源绝对不能建立在牺牲球队建设的代价和基础上。我只是想让温布利成为选择之一,并被认真地分析和讨论可行性。但是自从酋长球场的这个主意出来之后,它就成为了自然的选择,因为它与海布里近在咫尺,并且在伊斯灵顿里面。

–很显然的这是个敏感的话题。作为一个死忠的阿森纳球迷,我不希望看到我们滞后不前。其实,现在阿森纳有两个亿万富翁股东(克隆克和乌斯曼诺夫),无论谁最后成功收购,这都会给阿森纳的未来带来很大的希望。我们现在已在一个不同的时代了,没有东西是永恒的,足球需要跟进时代的脚步。就比如说,温格接管的阿森纳是个全英的俱乐部。(现在几乎是全洋的)变化无处不在,比如说球场上的变化,董事会的变化。人们的思想需要更加开放。无论如何,拥有一个几乎全部是外来球员组成的阵容却不同意外资收购,是非常虚伪的。布拉特说过体育的精髓不同于商业的价值。 但是运动员才是体育的基础。一个阿森纳球迷会介意法布雷加斯来自西班牙吗?温格说过过他看球员是在他的能力,而不是他的护照。英格兰俱乐部培养英格兰球员;西班牙俱乐部培养西班牙球员,这的确应该这样,因为他们都有这个责任,但我们又不是没有青训系统–问题的关键在于我们没有培养出足够的本土球员。

–我希望可以。我希望能重回足球的政治工作。我有25年的经验,我认为我有做出贡献的能力。

每个人都认为你有双重职责–阿森纳和英足总。你对于这俱乐部和国家之间的平衡怎么掌握?

–只要我清楚俱乐部和国家队之间永远存在着利益方面的冲突(就能掌握)。俱乐部的经理们都只在乎球员们应该在俱乐部好好踢球,因为他们(经理)在俱乐部的成败跟国家队毫不相干。你可以体会到他们的想法–一个优秀的球员如果需要去参加国家队的比赛,他可能就会因为伤病或者旅途的疲劳错过接下来的俱乐部的比赛。但我想所有人都知道这(代表国家对)是足球的一部分,代表国家队出场比赛是很重要的。

–球员们都有对自己的国家的一份责任。你不可以说国家队比赛是无所谓的,因为它们很重要。当英格兰在1966年夺得世界杯冠军的时候,人们无论哪家俱乐部,都一定会为自己是个英国人而感到自豪。每当英格兰国家队有比赛的时候,我们都能看到举国的狂热,我们需要让这继续。能代表自己的国家是运动员的至高荣誉,所以说只有俱乐部比赛才是重要的这种说法是不对的,这两者之间必需有个平衡。

–G14只不过是个给FIFA和欧足联施加压力的组织,我们只不过想确保俱乐部的意见能被认线大目的–合理维护欧洲联赛的结构、给参加国家队比赛的球员奖金、还有就是给那些球员因为国家队比赛而受伤的所属俱乐部赔偿。这些问题都有了很大的改善。我希望未来大家都能一起合作。

纽卡斯尔的麦克尔欧文就是因为代表国家队参加比赛受了重伤,长时间无法代表俱乐部比赛。这的确不是件光彩的事。我们看看纽卡的遭遇:他们失去了一个重要的主力长达1年,他们为他支出了3200万美元的转会费,却把他的使用权让给了国家队,而因此他却缺席俱乐部比赛1年。这是不合理的。所以说你可以了解那些要求赔偿的俱乐部。他们一年要支付给受伤球员800到1000万美元的年薪。这些说法都合乎常理。但是,你也可以反驳说,代表国家队是一个球员的荣誉,所以你必须让他去参加。但是,在当今俱乐部因球员受伤而损失惨重的代价下,这个论点就无法立足。所以,在这问题上必需要有适当的妥协和赔偿。这就是G14一直在争取的事情。

FIFA和欧足联都认为自己获得了胜利(瓦解了G14),但我想得到了赔偿问题方面的让步的俱乐部也都是受益者。是的,这是双方面的利益。这早晚需要和解,因为没人想看到他们闹上法庭。他们都必须做出妥协,而他们也做到了。

–当我是G14主席的时候,媒体们有了这个超级联赛的想法,但我们从来没在开会时讨论过这个。我们只讨论过俱乐部因为球员参加国家队比赛而受伤而应获赔偿的问题。我认为超级联赛会变得非常无聊,因为你只会看到那么12到14个队伍,这是没有目的性的。很多球迷认为当今足球最大的问题就是大俱乐部资金和人才的垄断,你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这是无可厚非的。最优秀的永远是跟最优秀的联系在一起。一个世界级的球员会拿到顶薪,并且为最出色的俱乐部效力。这是很正常的。这是他们的雄心(为最好的俱乐部效力)。纵观历史,那些最大的俱乐部,都是来自大城市的俱乐部。他们也会吸引最多的观众,所以,这不仅仅是拥有什么球员的问题。大城市的俱乐部基本上都会有最大的球场、最丰厚的赞助、最多的转播费和最大众的娱乐。他们拥有一切。

–其实事实是,这消息不是被发布的,而是被泄漏的!我觉得他还未成熟,需要更仔细的考量。很显然的,教练、球员和球迷都应有自己的发言权。

把英超联赛拿到国外去打是个革命性的决定,如果可以成功,那么这会意味着很多。世事无绝对,1983年,我在足协年度会议上提议把替补名额从1人改成两人。这建议没有被采纳,一个董事会的人跟我说这会意味着多一件酒店房间,多一份奖金。但最后,我还是成功了。1992年,我也提议了应该把球员名字印在球衣背后,当时我也被拒绝了,但是后来,还是成功了。所以说,也许第39轮现在对人们来说无法接受,但如果这个主意被完善并真的顺利执行了,你又怎么知道它不好呢?球迷们认为英超现在的大量的外资涌入纯粹只是以经济收益为目的。你觉得这么想对吗? 我所认识的有钱的足球老板都是因为对足球的兴趣而投资的。他们想要的是一种乐趣,而不是利益上的回报。我承认他们不是以亏损为目的,因为,他们投资了很多钱,但同时,这些钱只是他们资产很小的一部分。这是出于对足球的热忱的投资。他们可以把钱放在银行,但是他们不会得到任何乐趣。

对于曼联的格雷泽家族,曼城的他信,切尔西的阿布来说,他们的回报会是球队的奖杯(而不是金钱)。别忘了,切尔西之前已经50多年没有拿到奖杯了。突然之间,阿布的“侵袭“帮他们带来了两座英超联赛的奖杯。这就是让他满足的东西。也比如说曼城的他信,他不会指望他的投资会像银行存款一样,拿着百分之几的利息。足球俱乐部不是一种经济的投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